辽宁公务员考试时政热点:遏制炒作,还娱乐生态朗朗乾坤

2018-12-06 15:42:56   来源:人民网    点击:
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

导语:中公时事政治频道更新国内国际时事政治热点,并提供时事政治热点、时政模拟题、时事大事记及时事政治热点汇总等。今天我们关注--时政热点:遏制炒作,还娱乐生态朗朗乾坤。

近日媒体报道,广电总局发出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,要求坚决遏制追星炒星、泛娱乐化等不良倾向,严格控制嘉宾片酬。

准确地说,类似通知要求是重申而非首提。记得2017年8月就有媒体报道,广电总局发布通知要求,继续加强综艺娱乐、真人秀节目管理调控,要坚决抵制追星炒星,影视明星参与综艺娱乐、真人秀等节目,要严格控制播出量和播出时间。近年来,相关部门遏制追星炒星的高调门宣示,几近让我耳朵听出了老茧,然而我目睹的图景依然是:年年岁岁“禁”相似,岁岁年年“追”不同。文艺节目影视明星过多、追星炒星、泛娱乐化、高价片酬、收视率(点击率)造假等病态症状,仍然“外甥打灯笼—照(舅)旧”发作,甚至愈演愈烈。

就追星者而言,法治社会,私权法无禁止即为允许,追星纯属“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”的个人自由,别人可以看不惯但却管不着。由是,追星对追星者个人负面影响也许事小;但藉以“城门失火,殃及池鱼”连带辐射效应,对公共娱乐生态和受众价值导向负面影响则堪称事大。疯狂追星炒星,当然绝不止于让个人费时破财伤身脑残,对公共娱乐生态延伸毁伤,则不仅推高娱乐节目剧目制作成本、破坏行业规则风气,而且误导受众尤其是青少年盲目追星,进而潜移默化滋长拜金主义、金钱至上、一夜成名等错乱价值观念,这显然与时下力倡的核心价值观背道而驰。娱乐生态以明星为中心而罔顾“载道”教化功能,以金钱为目的而摒弃“倡善”社会意义,其结果恐怕难遁将娱乐变异为“愚乐”,进而沦陷集体无意识中“娱乐至死”。

遏制追星炒星,首当厘清概念分野,将追星与炒星剥离。公允而论,追星炒星只是含混概念,媒体炒星在个体追星之先,没有媒体炒星就不会有社会追星。换言之,媒体炒星是个体追星的原因,个体追星乃媒体炒星的结果。截流当先堵源,遏制追星炒星沉疴痼疾,当先从遏制媒体炒星出手突破。

遏制追星炒星多年,何以近乎“竹篮打水一场空”?恐怕连地球人都知道,原因不外乎有二。不是“雷声大雨点小”有令不行,就是虎头蛇尾光说不练。虽然禁令狠话言犹在耳,但我从电视娱乐节目中,就没少见识“追星族” 声嘶力竭的疯狂失态,没少邂逅“星粉们”的走火入魔。每及此时,我便不禁诘问:遏制追星炒星N年了,难道禁令等于一张废纸?大抵与周遭看客类同,对怪象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久矣,我也庶几神经迟钝衍生认知错乱,有时甚或产生追星炒星“存在即合理”很正常,遏制追星炒星反而不正常的幻觉。此其一。

其二,拳头打在棉花上。今年遏制追星炒星动作最惊天动地者,无疑非某星税案被查处莫属。作为多年追星炒星怪胎孕育的畸儿,娱乐圈诸多乱象顽症缘此浮出水面,遏制乱象再次被相关部门信誓旦旦。然而,誓言很丰满,现实很骨干,人们见到的无奈现实却是,星案虽涉天文数字,但依法只能被免刑发落,且未闻社会“限制”行业“封杀”之类法外惩戒。星案劣迹只相当冰山一角的娱乐圈黑幕,至今仍然未见起底荡涤。禁令雷声大雨点小也好,拳头打在棉花上亦罢,都是我断言治理方式上的“东边打鱼,西边放生”。试想,设若渔者“东边打鱼,西边放生”,又如何指望娱乐生态“水至清则无鱼”呢?

追星炒星与天价片酬,乃一根毒藤上结出的两个并蒂苦瓜,二者相互作用交叉感染,已经生成为娱乐生态食物链上恶性循环的顽症。顽症还须猛药治,我期待今次“喊打”能打出“真人秀”,祈盼这回手术能切除娱乐圈多年生顽固性毒瘤 ,还娱乐生态朗朗乾坤。

文/陈庆贵


[责任编辑:小轩]